清源山景区天气预报:   景区日最大承载量:4.5万人次

清源山传说

万衣岭

发布时间:2011年9月24日  来源:  阅读4403次
   清源山西脉有一座山岭,清乾隆年间,有人在其半岭竖一石碑,上刻“万衣岭”三字,遒劲俊逸,至今依然清晰可辨。传说这是当年郑成功率兵攻泉州城时,歇马晒征衣的地方。
   清顺治年间,时为南安县治的丰州城,距清源山麓十里,“斗栳会”十分活跃,遍及内外八铺及泉州城郊。他们练拳结社,扶携相助,除暴安良,觉得民心。
   丰州城东门街有户姓柳的人家。兄弟五人,取名柳冠、柳青、柳雄、柳杰、柳英,人称“柳家五杰”,好侠义,爱拳棒,娶了五个媳妇,名叫腊梅、春桃、夏荔、秋桂、菊花,人称“五花朝堂”。兄弟妯娌合家经营一间祖传纺织作坊,专织黑布,在闽南一带销售。
   仲夏的一天早晨,东门外的将军桥下,十几个村姑穿着花衣在水边浣洗衣裳。远远望去,就像清溪两岸绽开的一朵朵鲜花。
   这时,东城门涌出一群人马,为首的就是县老爷的独生子“路麻单”。这花花公子整天游山玩水,寻花问柳,乡人对他恨这入骨,有人说,他还不如路边一根烂麻绳。这时,“路麻单”带着一群家奴经过将军桥,望见桥下的青娥少妇,一时眼发直,心擂鼓,浑身发痒,邪念横生,命令奴才去把那个“白抹抹水瓜瓜”的青衣小娘子抢过来。众奴才立即冲到桥下抢人,青衣少妇防备不及,失足落入水中,被几个恶奴连拖带抱捆绑上马,望葵山方向呼啸而去。
   那位少妇正是柳家五媳妇菊花。消息传来,全家震惊。老五柳英抓了一把大砍刀,牵了一匹赤鬃马,就要去追赶。老大柳冠一把扭住了马缰绳说:“兄弟留步,此事关系官家老爷,须得谨慎行事,从长计议。”老五领会老大的意思,立即驰请“斗栳会”会首前往县衙门走一趟,把菊花接回来。谁知县老爷蛮横无理,拒不放回菊花,还说什么:“一个山野女子,能攀上我家少爷,算他造化。”“斗栳会”会首忍着满肚子怒火,回来陈述经过,柳家兄弟气得摩拳擦掌。正在此时,菊花骑着高头白马,像一阵风冲进院来。大家又是高兴,又是惊奇,一窝蜂围上来,问长问短。
   原来,菊花被恶奴抢到葵山密林中,那“路麻单”假惺惺地为菊花松绑,嘻皮笑脸,上前调戏,欲加凌辱,被菊花一拳打得鼻青脸肿,脑壳撞在岩石角尖上,顿时血溅荒岩。众恶奴挥刀舞剑猛扑过来,菊花夺过一把刀,把众恶奴杀得屁滚尿流。她抢了一匹马骑上,便挥鞭归来。
   听到这里,一家人都感到大难临头。大哥叫五弟和菊花先乡下避一避,自己到县衙门找县老爷据实禀报。
   可是老爷早已得到家奴捎来噩耗,正在大发雷霆。一见柳冠,没容他开口说话,便将他五花大绑打入牢房,并带兵将柳宅团团围住。
   柳家兄弟妯娌,都是“斗栳会”成员,其中老五柳英与媳妇菊花武艺最高强,从小同师习武,学得一手功力不凡的少林拳。如今柳家无辜受害,大哥身陷囹圄,官兵压宅,为了报仇救兄,只有逼上梁山了。主意一定,马上组织一支二十多人的队伍,由柳英夫妻打头阵,从后门杀出重围,投奔郑成功。
   事有凑巧。两个月后,郑成功约定叔叔郑鸿逵合兵攻打泉州城。队伍就驻扎在泉州与丰州之间的“孔子学”和“招贤院”,这里正好是当年郑成功焚青衣揭竿而起的地方。
   时逢中秋佳节,乡人为慰劳郑军,派了一班南音艺人,前来演唱南曲,一时,清音雅乐遍军营。郑成功正在中军堂与谋士陈永华商议军机,忽然军士来报,乡民柳英求见。郑成功即令传见。
   柳英禀告了城内“斗栳会”今夜四更起事,请国姓爷派兵相助。郑成功闻言大喜,仰天大笑:“天助我也!”
   原来,县老爷派兵包围柳宅,柳氏亲族杀出重围后,县老爷恼羞成怒,下令查封全宅,呈文上司,画形挂图,缉拿柳氏兄弟妯娌归案。而柳氏族亲人等,全部避入“斗栳会”诸会友家中。一面派人外出探听郑成功军队消息,一面联络县城内外八铺“斗栳会”成员,商议适日起事。
   中秋之夜四更天时分,东门城头果然挂起大红彩灯,城门大开,数百斗栳会会友,高兴刀枪火把,摇旗呐喊,为郑军带路。郑成功亲自带领两千精兵打进丰州城,破衙门,杀狗官,救出牢中无辜百姓。次日通城内外张灯结彩,喜炮笙箫彻夜不息,欢庆国姓爷攻占丰州城。
   第二天,南安“斗栳会”首领,带领柳氏兄弟妯娌,以及数百青壮会员,敲锣打鼓,抬着绸缎布匹,前来犒劳郑军壮士。
   郑成功正为军士征衣操心,见此情景,顿时喜上眉梢,深感民心之可贵。
   在“斗栳会”的联络带动下,丰州数万百姓,日夜赶缝征衣,家家夜灯如昼。柳宅更是热闹无比,兄弟妯娌欢聚一堂,乡亲邻里,“斗栳会”友,纷纷前来祝贺,一时门庭若市。全家磋商,变卖业产,参加郑成功义军。
   郑成功见柳氏五雄个个英姿勃发,武艺出众,又熟悉本地情形,便把他们编在前营,作为开路先锋。
   时虽八月,但骄阳如火,万里无云。民谚云:“六月入秋紧溜溜,七月入秋秋后油。”入秋过后天气仍酷热。郑成功带领二万大军,放炮拔营,望东北方向的葵山进发。一路浩浩荡荡,烟尘滚滚,旌旗蔽日。过埔头,穿董埔,越洪厝,登上葵山。
   前面探马来报,郑鸿逵已占领泉州城东门外的桃花山,请郑成功越过清源山,赶到桃花山会师。
   郑成功登山半山腰,见军士急急行军,疾走如飞,个个汗流浃背,气喘如牛,不觉心中疼惜。他想:自我成功揭竿以来,诸将士出生入死,转战沙场,跋山涉水,从无怨言。没有千万将士的血和汗,就没有今日的鸿图大业。身为将帅者,要善于体察军情,爱兵如子,方可百战百胜。因此,国姓爷下了一道军令:“烈日如火,三军暂停片刻,避入树歇息。”
   众军士大喜,迅速隐入树荫之下,大家脱下汗水湿透的征衣,用手拧干,披晒在山坡上。一时,“数万征衣披峻岭”,黑压压一大片,蔚为壮观。后人遂称此岭为“万衣岭”;又因为征衣都是黑布裁成,所以又叫“黑衣岭”。


口述人 傅尔凤(前清举人)
整理者 吕峻
版权所有:福建省泉州清源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 地址: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清源山游客中心东侧 邮编:362000
到达方式:搭乘市公交3路、10路、15路、28路、30路、45路、202路、209路、601路、K1路可到达
咨询电话:0595-22777675 传真:0595-22768138 闽ICP备13000012号

闽公网安备 35050302000255号